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天昊

罗天昊

 
 
 

日志

 
 
关于我

独立学者

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研究员。原长江商学院高级研究员。 主要研究国家战略及城市竞争战略。关注社会改革,寻求人间大道。 著有《大国诸城》,上溯国父中山先生《建国方略》。为国内第一本研究国家与城市竞争战略的专著。 或跃在渊,坚守待时。 luotianhao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澳门,即将被大陆遗忘的角落?   

2014-12-26 08:21: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天昊  智石经济研究院副秘书长、中国城市战略中心执行主任 著有《大国诸城》

 

 

香江激荡,濠江依旧。

在中国的两大行政特区中,香港日益纷乱,沉静的澳门,突然被寄予厚望。近日,国家主席连续几天均亲临澳门,参加澳门回归15周年庆典。

 

大陆轰轰烈烈的反腐风潮,逐步波及到澳门,大批高端客人,尤其是地产上任和贪腐官员,都被整肃,澳门有逐步沉寂的迹象。

 

烟花落尽之时,关于澳门未来走向的疑问,纷至沓来,甚至在澳门刚刚回归的时候,关于澳门未来挑战的报道,即充斥中外媒体。

 

海南开放博彩业呼声又起,东南亚风情旅游城市新加坡,亦开放博彩业的消息,设若这两地开放博彩业成为定局,将对澳门未来博彩业造成巨大的冲击。

 

抱病的澳门赌王何鸿燊,似乎成为澳门未来的隐喻。

事实上,澳门,亦开始逐步成为一个被遗忘的城市。

 

 

 

             “东方拉斯维加斯”风光不再

 

在海南、新加坡开放博彩业之前,澳门的博彩业,即已危机重重。

 

2009年,澳门已经超越拉斯维加斯,成为全球第一大赌城,澳门赌业至此达到开埠以来的巅峰时期。澳门博彩业的收入,已经由1962年何鸿燊刚接手时的300万澳元,跃升至2013年的3618.66亿澳元,足足增长100000倍。

从颠峰到低谷,只在瞬间。澳门博业繁荣的背后,隐藏着重重危机。

1847年澳门政府将赌博合法化以后,澳门先后出现了三代赌王。而1962年之后成为新赌王的何鸿燊,把持澳门赌业近50年,成为澳门历史上享位最久,势力最为强大的赌王。

2002年后,澳门特区政府决定开放赌牌,打破博彩业40多年来独家垄断的格局,当年,美国赌王史蒂芬·永利在澳门开设金沙赌场,其后,港商吕志和与威尼斯人集团合作组成的银河娱乐场股份有限公司,后者将将赌牌分拆给金沙,金沙于2007年投资24亿美元,设立“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澳门赌业由此从一家独大的格局,变为三国争雄,后来,特区政府又批准三家公司将赌牌分拆,澳门赌业的竞争变得更为剧烈。至2009年,澳门已有赌场逾33家。

澳门开放赌权,澳门经济社会成功走出低谷:赌权开放仅四年的时间,澳门以二十二家赌场,五百六十亿澳门元的博彩业收入超越拉斯维加斯,成为世界第一大赌城。同时,澳门的经济增长迅速攀升,2002年至2008年澳门GDP年均增长率达到20.5%;不仅如此,2007年澳门的人均GDP达到29.2万澳门元(3.6万美元),超越新加坡、文莱、日本,成为亚洲最富有地区。

不过,在澳门博彩业蒸蒸日上之际,曾经的赌王何鸿燊开始日落西山。从唯我独尊到不得不参与诸雄争雄的游戏,何鸿燊元气大伤,面对来势凶猛的外来竞争对手,何鸿燊被迫应战,在葡京对面,何鸿燊修建了一座仅次于澳门旅游塔高度的新地标新葡京。巨大的耗资,令何鸿燊逐步开始吃力。其后,何家逐步爆出何鸿燊与其妹何婉琪之间的纷争,其数十年的庞大商业家族,开始出现裂痕。在就任澳门博彩首任商会10天后,何鸿燊即重病入院,此后再未回复原来风采。而在此期间,何鸿燊之子,被视为未来接班人的何猷龙执掌的新濠国际旗下的新濠博亚巨亏1.8亿美元。而老对头金沙、永利等最近纷纷准备在香港上市。

 

当年金沙集团落地澳门,时任金沙总裁的威廉?怀德揶揄何鸿燊说“竞争不可避免,淘汰(何鸿燊)无可厚非”,一语成谶。

何鸿燊谢幕之后,无论是谁继任,何氏家族恐怕都无法保持以往的辉煌,而在一家独大的局面被打破之后,澳门内部的争权夺利不可避免,会否引起恶性竞争不可预知,而在亚洲其它城市纷纷开设赌场的情况下,澳门的亚洲赌城地位摇摇欲坠。

 

事实上,澳门博彩业的衰落有迹可寻。上世纪,到澳门旅游人数自1996年创下815万人次的记录后,便逐年下降,1997年和1998年分别是700万和695万人次,跌幅分别为14 %0.7%,旅游博彩业收益大幅减少。后来,澳门回归后,为了证明中国管制之下优于葡萄牙政府,中央政府对澳门大力扶持,如放开签证等,而澳门开放赌牌之后,一度使其回光返照。某种意义上说,澳门的重新崛起,实际上全靠大陆游客。

而本次的金融危机之中,澳门博彩行业重新出现衰落迹象。博彩业从2008年年底开始节节下滑。2009年首季度澳门博彩毛收入262亿澳门元,同比下跌13%。不光是何鸿燊旗下的博彩公司风雨飘摇,甚至连过江猛龙金沙集团亦出现困境,不得不裁员。

而以往不同的是,随着澳门回归的完成,中央政府出于政治目的扶助澳门的力量,将逐步减小,澳门的发展,将逐步回归到自然状态,最近几年,中国政治形态发生巨大变化,随着反腐的深入,内地政府开始严格限制官员赴澳游,对普通居民赴澳旅游收紧了签证,这些,都将打击澳门博彩业,在未来,澳门再无政治牌可打。不可再指望中央政府救市。

 

更为严峻的是,最近几年,亚洲一些国家和地区,纷纷开放博彩业,对澳门造成了巨大的挑战。中国大陆有限制地开放海南博彩业之后,未来将对澳门造成巨大冲击,特别是在内地客源方面,海南将对澳门起到巨大的分流作用。而2010121,由马来西亚博彩业巨头云顶投资的新加坡综合娱乐城“圣淘沙名胜世界”部分营业,其中的康乐福豪华酒店设有赌场,设有超过500张赌桌,老虎机上千台。新加坡由此开放了禁止了四十年的赌博业,而新加坡亚洲自由港的地位,将使东南亚的贵宾客人被吸引走。

 

在海南和新加坡之外,台湾的澎湖县也拟定计划,准备在岛上建博彩度假区,台湾澎湖的博彩业,使目标客源对象除了大陆游客外,还锁定东北亚及日韩等地的赌客,预计未来亦将对澳门造成巨大冲击。

除了新加坡,台湾之外,韩国,泰国,日本等以前禁赌的国家,亦纷纷表示要重新审查禁赌法令,未来开放博彩业也未可知。

而在这些正式的赌场之外,在中缅边境区和中越边境区,出现了无数的地下赌场,而这些地方的赌客90%以上均为中国人,

 

     亚洲赌博的开放,将使澳门的亚洲赌城地位进一步被稀释,而最初的政治光环褪色之后,失去了中央政府政治庇护之下的澳门,将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曾经风光无限的赌王如今只能坐在轮椅之上,或可为澳门未来的隐喻。

 

 “千年老二”的阴影

 

 

     在华人世界的称呼中,港澳从来就是一体的。而在这种连体称呼中,隐约体现了香港与澳门之间地位的对比,香港既为大哥,澳门只是小弟,其光芒被香港遮挡,成为“千年的老二”。

 

1557年开埠至今,澳门已有450余年历史,远远超过香港150年的历史,澳门地理位置优越,位于中国东南部沿海地区,接近中国大城市广州,加上澳门能为北上的贸易船作为中途站,占有了优良的航行地理位置,加上澳门水域风平浪静,提供贸易的有利条件。自明清时期一直到19世纪中期,澳门均为中国南方重镇。澳门的工业以传统的三大手工业-神香、火柴和爆竹为主,澳门一度成为当时中国南方唯一的对外租借的港口城市,成为中国与世界贸易的中转站。

但是,随着香港的开埠,澳门的位置被香港取代,香港比澳门面积更大,地位位置更为险要,同时,当时的英国国力,远比已经日落西山的葡萄牙强盛。

 

在香港的挤压之下,澳门不仅失去了中国南方第一大港的地位,其原有的经济体系,亦告解体。澳门的贸易,在香港开埠不久即被超越,其航运业务,被香港取代,不得已,澳门在1847年,宣布赌博合法,将全部赌注押到博彩业业上。某种意义上说,澳门今日的赌城地位,乃是拜香港挤压所致。

 

在其后的很多年,澳门除博彩业外,一直无合理的工业体系,一直到上世纪30年代,澳门的工业以火柴、炮竹、香烛等轻工业为主。农业方面则以渔业为主。而在上世纪四十年代,随着香港沦陷,葡萄牙政府的中立立场使澳门得以保全,澳门一度重新成为当时南方贸易中心,可惜随后日本战败,香港迅速重新崛起。

 

澳门经济的二次腾飞发生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时,澳门抓住香港产业转移的机会,大力发展制衣、纺织、玩具等产业,同时发展建筑产业,加大出口,逐步形成了以出口制造业、旅游博彩业、金融业和地产建筑业为主体的多元化经济结构。

 

时至今日,港澳之间的经济实力,已经有了巨大的差别。2013年,香港GDP2737亿美元,而澳门仅为518亿美元,大略为香港的五分之一;尽管澳门的人均GDP和人均收入,均超过香港,但是,由于总体基数太小;香港总面积为1095平方公里,而澳门仅为29.2平方公里,相差30余倍,香港人口超过700万,而澳门人口不足60万,相差亦十倍以上。

在香港的阴影下,澳门逐步衰落,乃至今天成为一个靠赌博维持生存的畸形城市。香港和澳门同为特区,虽然在政治地位上类似,但是,其在海外和国内的影响力,均不可同日而语。

在中国的国家大战略中,香港和澳门,均被赋予了带动中国广东沿海乃至全国经济发展的重任。但是,就影响力而言,香港远远超过澳门。

在广东早期的招商引资过程中,来自香港的资金占到绝大多数,直到90年代之后,由于台海之间的关系缓和,才有台湾资金的大规模进入。而来自澳门的资金,远远低于香港。

 

同时,香港与澳门对于大陆城市的辐射能力,亦导致了广东一些城市发展的巨大差异。目前,八九十年代,整个珠三角的经济集体腾飞,形成了广州、深圳、佛山、珠海、东莞、中山、惠州七个比较发达的城市,形成了珠三角城市群。珠三角东部的深圳,东莞直接接受香港的经济辐射,目前,均已崛起为中国重要的经济重镇,在珠三角的西部,本来在国家的战略安排中,他们是受澳门的经济辐射,但是由于澳门本身经济总量有限,无法完成对于珠三角西部城市的辐射,华南的由此形成了广州、深圳、香港三个城市群,在这个城市群中,既没有澳门,也没有国家战略安排中受澳门辐射的珠海,甚至珠海多年以来,宁愿舍近求远去与香港攀关系,也不愿相信澳门,珠三角经济整体东强西弱的格局的出现,其根本乃在于香港与澳门的实力强弱的体现。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初期,带动中国大陆经济发展的,主要的是靠香港的辐射而非澳门。这不得不说是澳门的悲哀。

 

在未来中国产业转移的大战略中,由于经济结构的畸形和总量的弱小,澳门与内地经济的融合,仍然道路漫长。

 

 

               珠三角渐行渐远

 

 

澳门在珠江水系的濠江入海口,历史以来,即是珠三角的的重镇。而澳门在珠三角的地位,随着历史的演进,不断发生变化。

 

自明朝开埠一直到鸦片战争,在当时中国大陆实行海禁的情况下,澳门一直是中国南方的唯一的海上贸易中心,而后,随着香港的开埠,以及内陆广州成为对外通商城市,澳门与香港一起,构成与广州分离的两大中心,一直到中国改革开放前30年,由于内陆的封闭,澳门与香港一起,成为当时珠三角乃至东南亚唯一的贸易中心。

 

而随着大陆的改革开放,珠三角大陆部分又形成了以广州、深圳为核心,包括珠海、惠州、东莞、清远、肇庆、佛山、中山、江门等城市所形成的珠三角城市群,是我国三大城市群中经济最有活力、城市化率最高的地区。但它是我国乃至亚太地区最具活力的经济区之一,它以广东3O%的人口,创造着全省70%以上的GDP 新的珠三角中心为香港、广州、深圳三大城市,澳门已经找不到了身影。甚至在珠三角城市群中,澳门亦无险要地位。

 

在中国的国家战略中,对于珠三角的描述,存在三个层次,从地理和经济意义上的广州、深圳、珠海、东莞、佛山、中山、江门七大珠三角核心城市出发,到广州,深圳,香港三个大中心城市辐射下的大珠三角城市群,再到东部九省加上港澳的泛珠三角,自90年代后期,大珠三角已经取代传统的小珠三角,成为珠三角发展战略的核心。未来的泛珠三角发展方略,亦当以此为基石。

 

在大珠三角体系中,澳门已经逐步被边缘化。论经济实力,澳门与广州、香港、深圳经济总量差距甚远。而其主体产业更游离于珠三角体系之外。香港定位于在金融、信息、物流中心,广州则重点发展商业、服务、文教、交通、科技等职能,建成更具国际竞争力的商贸流通中心、科技研发中心和现代服务中心。深圳重点发展制造业、商业、金融和服务等职能,力图成为商贸、物流、金融和信息一体化的现代化区域性中心城市。这几大中心的格局形成的渊源,其实是广州和深圳首先受到香港的经济辐射,然后成长起来后,再向次一级区域二次辐射。而澳门在珠三角的崛起中,由于其本身工业体系的不完善,无法象香港那样,实现对珠三角的辐射。

 

澳门单一的博彩业,无法形成在大珠三角体系中的定位,而其旅游业,某种意义上乃是由赌业带动,无法形成单独的产业。向使澳门抽离博彩业,还有多少人专门去澳门观光,质的怀疑。事实上,没有大的经济体的支撑,单纯发展旅游业,在自然条件并非优越的澳门,并不现实。其近邻珠海即为前车之鉴。珠海曾经以旅游业中支柱产业,结果商业与服务业根不上来,旅游业的支柱地位即告夭折。反是深圳,由于工商业发达,造成了巨大的吸引力,然后通过世界之窗等人造风景,亦可成为旅游城市,香港更是如此。澳门成为珠三角的旅游中心城市的设想,恐怕前景渺茫。独特的经济结构,使澳门在未来的产业融合中,游离在大珠三角体系之外。无法实现与珠三角的经济一体化。

 

在中国的国家战略中,珠海特区的设定,本来就被赋予与澳门连为一体的期望。但是,珠海设立特区设立至今30年中,珠海与澳门之间互补格局尚未出现。

由于澳门在上世纪90年代的衰落,导致其辐射珠海乏力,当时珠海正在创业期,急需获得产业支持。而当时,澳门经济长期徘徊不前。80年代澳门的经济增长速度为8%,进入90年代,更停留在5%左右。同时,由于博彩业独大,澳门的工业规模小,自身尚且不够强大,无法完成对于珠海的辐射,令珠海对其大失所望。珠海不得不舍近求远,谋求靠近香港。

由于两地之间不存在产业转移,其在各自的产业发展中,呈现出各自为战的特点,甚至出现了产业竞争。如,澳门定位于博彩旅游城市,珠海亦在80年代初定位于旅游城市,澳门国际赛车颇具声望,珠海亦举办国际车赛,甚至,珠海耗费巨资,建立了独立的机场,成为日后的大败笔。本次澳门获得珠海横琴岛的“租借权”,澳门将此设立文化区,而珠海一直引进国内知名大学,未来两者之间是否存在功能重叠,值得怀疑。

 

目前,珠三角,长三角、怀渤海三角城市已经逐步崛起,而在中国的国家大战略中,希望此三个经济区起到带动整个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责。泛珠三角的提议,即是国家未来赋予珠三角的重任。而在这一过程中,与大珠三角游离的澳门,似乎仍然将游离在这个大体系之外。

澳门,已经与内陆渐行渐远。

 

横琴开发为时已晚

 

2009624,国务院正式批准《横琴岛开发总体规划》,将横琴岛纳入珠海经济特区,以类似租借土地的形式,实现珠海与澳门的深度合作。在澳门回归十周年前夕,中央给澳门送上了一份大礼。

 

对于地域狭小,缺少战略纵深的澳门来说,租借珠海的土地,乃是其梦寐以求的宿愿。可惜,当一切终于尘埃落定的时候,我们赫然发现,横琴开发,已经失去了其最佳时机。

 

无论国家还是城市的崛起,均有其独特的时势。

近代英国崛起的本质,既在于引领工业革命的先声,又开创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民主国家,在当时世界上处于先发优势。其后崛起的法、德、美以及更后起的日、俄,均崛起于世界的前列,当时完成国内革命和初步工业化启蒙的国家,放眼全球,不过十余国,而整个世界,尚处于旧时代蒙昧的尾声。甚至日本因为在亚洲早崛起几十年,就可以打败庞大的中国。

中国重新崛起的本质,亦在于抓住了全球第三次产业转移的契机,通过改革开放,重新融入世界体系。

珠三角核心城市群的崛起的本质,乃在于改革开放初期,引领内地制度变革先声,承接香港及欧美产业转移。这一过程,从改革伊始一直持续到今天,而其真正的高峰期,却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后期。

 

香港的新生,在于其通过产业转移,造就了深圳乃至整个珠三角核心城市群,与此同时,工业向内地的转移亦使香港完成了产业升级和转型,并且使香港与珠三角诸城市之间形成了产业互补。

而澳门却缺少这一环节。注定其无法在当下完成真正的新生与再造。

 

珠海最需要澳门的时期,亦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至90年中后期。当时,整个珠三角城市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点,甚至珠海由于具有特区的桂冠,某种意义上具有先发优势。但是,当时的珠海和澳门,却错失互相成就对方的宝贵时机。

 

 

由于拥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珠海原市委书记梁广大曾把横琴岛称为“黄金宝岛”。1989年,珠海市就研究将横琴岛作为特区中最宝贵的一块地进行建设。1992年,横琴岛被列为省级经济开发区, 1998年被定为珠海市五大经济功能区之一,梁广大在任时期,曾主张保护横琴岛上的自然环境,发展软件产业、总部经济、研发基地、会展产业和旅游业。而其继任者中,有些主张开发工业,导致在横琴发展旅游业还是工业,存在广泛的争议,一直持续了将近20年。

 

   同时,珠海和澳门之间的博弈,也造成横琴岛无法为双方共同开发。80年代,由于澳门产业结构单一,工业规模小,珠海不太看得起澳门,转而去追逐香港。甚至一度想修建珠港大桥,而澳门亦对此耿耿于怀。双方合作并不愉快。

 

 在争议中被搁置的横琴岛,就此失去了其最佳发展时机,从80年代末期到九十年代末期,正是珠三角各城市起飞的黄金时期,珠三角的制造业迅速发展,成为知名全球的“世界工厂”,以广州与深圳为龙头的珠三角城市群亦完成了初步崛起。

 

而在第一轮的发展中,珠海逐步落后,珠海一度以深圳的对手自比,但是,直到今天,珠海已经远远落在深圳之后,2013年,深圳的GDP14500亿,而珠海只有1662亿,鉴于人口与地域面积的基数不同,若按照人均计算,深圳人均GDP达到13700元,而珠海只有104800;其GDP增长速度,更在珠三角城市中排名靠后。

 

很大程度上,珠海与澳门,犹如连体婴儿,这也是当初设立珠海特殊的初衷。没有珠海,澳门不可能完成产业转移;没有澳门,珠海去投靠香港,无疑将自己等同于珠三角的一般城市,珠海与澳门的平行发展,某种意义上造成了双方的沦落。

 

如果横琴岛能够早20年乃至15年开发,则情形大不一样,澳门与珠海,可以一起将横琴建造为工业中心,以澳门的技术和企业管治水平,珠澳共建工业横琴,这样,澳门可以在“赌城澳门”之外,再造一个新的“工业澳门”,而珠海,亦不用去投靠香港,更不用在工业立市与旅游立市的战略分歧中耽误宝贵发展时机。而事实上,对于一个南方海滨城市来说,在缺少内地故都城市的天然旅游资源的情况下,没有实业的旅游,往往是靠不住的。

 

在珠海与澳门犹豫的时期,珠三角其它城市的发展,却已风潮千里。90年代中后期,珠三角的城市格局大局已定。形成了深圳,广州两大中心,以及东莞、惠州,中山,佛山,江门等几大次级中心,珠三角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制造业中心。

 

历史已经给予了珠海和澳门机会,可是它们没有抓住,在珠三角城市已经崛起的情况下,澳门已经失去了未来战略调整的时机。

 

在未来,横琴势必成为一块定位不明的孤岛。

发展工业?

珠三角城市已经初步完成了工业化的历程,无论是澳门还是珠海,其工业基础不仅远逊于深圳,广州等中心城市,甚至也比不过同在珠三角西部的中山与东部的东莞。根本无法起到香港辐射珠三角城市那样的作用,甚至,20年前,澳门所拥有的资金优势已经丧失殆尽。其体制优势,亦随着大陆的改革而被逐步抹平。

发展旅游业?

没有工业体系的支持,横琴就是成为澳门的外岛,亦难以有大的作为。

发展文化产业?

澳门大学已经以12亿的租金,在横琴开设新校区。但是,同样的问题是,没有强大的经济实力的支撑,缺乏内地文化大城市上千年的积淀,其未来亦堪忧。

成为中西文化和贸易交流中心?

2009年,广东,香港和澳门三地政府签署了《2009-2013年粤港澳文化合作纲要》。

但是,高校林立,作为华南重镇的广州和作为国际化大都市的香港,显然比横琴更具有优势。

 

 

虽然2009年初国务院通过《珠江三角洲地区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提出粤港澳一体化协调发展。但是,其前提仍然建立在城市特性的互补之上。而这正是澳门所缺少的。

 

有时候,错过了一时,就错过了一世。

横琴开发,迟到了整整了20年,注定了其未来的坎坷与曲折。

 

澳门再造,长路漫漫。

 

 

世家政治:大家族压垮小澳门?

 

 

澳门在回归之初,某种意义上也是选用爱国商家治澳的方针。但是,当初的选择,乃是特殊时势所致——回归前夕,澳门矛盾重重,非得出身世家大族之人,方可为各方接受,也才可以震慑各方。事实上,无论是后来的打黑,还是开放赌牌,削弱赌王何鸿燊的势力,何厚铧的家族背景,对其帮助巨大,若换了别人,不一定搞得定。

 

但在全球政坛上,世家政治一直毁誉参半。在亚洲这些具有家族传统的国家,世家政治最为突出的是日本。出现了一些赫赫有名的“首相世家”:现任首相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是日本前首相;前首相鸠山由纪夫的祖父,曾为日本首相;前首相福田康夫为已故首相福田赳夫之子;前首相麻生的岳父铃木善幸,曾为日本首相……日本世代政治所引起的严重的官僚主义的横行,以及家族主义的蔓延,严重窒息了社会的生机。

 

甚至一向以平民化著称的美国,也遭到政治学者的批评:世家政治使美国的治理集中在精英手中,而不是大众,导致“民主国家的生活和极权社会一样,也是由一小撮人决定的。精英是有权的少数;民众是无权的多数。”

 

尤其是自何厚铧治澳十年之后,当初的黑社会势利,基本上被肃清,而随着澳门赌业的开放,澳门经济被赌王一人把持的局面已经一去不复返,这时,新特首是否拥有世家背景,已不重要。澳门社会需要的是,是能够带领澳门实现经济和社会转型的新型领导人。

 

对于澳门这种面积不满100平方公里(27平方公里),人口不满100万(56万)的小经济体,政治和商业势利垄断在少数几个家族,亦容易引起社会结构的失衡。澳门人均收入已经超过日本,居亚洲首位,但是贫富差距巨大,某种意义上说,正是因为豪族势力过于强大。

 

崔世安之后的澳门,如果继续由几大豪门轮流担任特首,澳门未来有陷入到世家政治怪圈的危险。届时,澳门种种社会问题的解决,希望将更为渺茫。而畸形的经济结构,更无从改变。因为小经济体的经济不比大经济体,一旦某些产业如果过于集中在家族手中,很难出现制衡力量。

 

凤凰城市与旅游研究院出品 罗天昊

  评论这张
 
阅读(50490)|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