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天昊

罗天昊

 
 
 

日志

 
 
关于我

独立学者

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研究员。原长江商学院高级研究员。 主要研究国家战略及城市竞争战略。关注社会改革,寻求人间大道。 著有《大国诸城》,上溯国父中山先生《建国方略》。为国内第一本研究国家与城市竞争战略的专著。 或跃在渊,坚守待时。 luotianhao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贫穷是革命老区的“天命”?  

2010-04-19 03:47: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天昊

 

原文发于求是杂志旗下某刊

 

英文标题: Poverty is the old revolutionary base areas of fate it?

繁体中文:貧窮是革命老區的“天命”?

 

 

     在中国,有15块连片的老区,而老区所在的市县,多数贫困,2008年的全国贫困县中,80%以上的老区,均名列其中。2009年只有延安人均收入跃居陕西首位,成为少数走出贫困的老区。

 

在某种意义上说,老区的贫困,乃是资源禀赋缺少所至。无论是国家还是城市,资源禀赋的先天差别,确实对于经济发展影响巨大。如,目前海湾国家普遍发达,与其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关系密切。

 

革命时期,老区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同时,能够成为老区的,必为兵家重地,所谓兵家重地,也就是山高路少,交通不便,由此,井冈山成为湘赣边根据地的中心,红安成长为鄂豫皖苏区的中心。

 

 

建国以后,老区都经过过一段时间的辉煌,不过,这种辉煌,更多是因为老区所拥有的政治地位与人脉资源所带来的。 比如红安,一直到改革前期,都曾受到各种政策的照顾,很多红安出来的高官政要,都曾为家乡作出过贡献,最典型的是李先念,李先念在其去世之前,特别下达指示,强行使京九铁路绕个大弯,非要经过红安,意在造就“火车一响,黄金万两”之局。

 

但是,这种因为政治原因而获得的非常态发展,很快就回落,正如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所说,中国改革之后的区域发展,其实是以县域经济发展为主体。改革开放之后,老区逐渐在区域经济竞争中落后。随着一切归于现代社会的常态,老区在特殊时期下的成绩,自然不能作为参考,正如红安的火车仍然在响,但是并不能带来万两黄金。

   
在资源禀赋方面的先天缺陷,使老区在失去政治光环之后,在以经济为主导的竞争中处于后发劣势。

 

事实上,纵使在区域经济发展最为均衡的美国,亦存在着地区间的差异。从先早期东北部,再发展西部和南部,虽然美国在上世纪30年代之后通过立法,加速了均衡发展,但是,事实上,只到今日,美国仍然存在这北部,西部和南部之间的差距。 

作为大国,中国同样具有大国经济的特征,区域的非均衡发展,乃是前期发展的必然。在先天禀赋缺少,同时国家战略尚为进化到均衡发展时期,非均衡的国家发展战略,导致改革初期主要是东部沿海区域率先发达,老区处于后发劣势。老区的落后,已经成为必然。

 

老区之穷,似乎更多是一种先天宿命?

 

在改革开放三十年之后,中国面临着新一轮的发展周期,,如何突破历史局限,实现二次辉煌,是很多老区人多年来的夙愿。

 

中国的发达,不仅在于东部沿海和中心城市的发达程度,而在于欠发达的区域的发达程度。

作为曾经的鄂豫皖苏区中心,红四方面军的发源地的“中国第一将军县”,湖北红安最近几年,发展迅猛,作为仅次于井冈山和延安的革命圣地,红安的发展之路,对于所有的老区来说,都具有重要的标杆意义。

 

红安又如何在后发先至?

  

 

原文发于求是杂志旗下某刊,原始标题为《老区红安,何时后发先至?》,共八大系列,本文为其中节选的系列一。

 

 

Luotianhao99@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167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