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天昊

罗天昊

 
 
 

日志

 
 
关于我

独立学者

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研究员。原长江商学院高级研究员。 主要研究国家战略及城市竞争战略。关注社会改革,寻求人间大道。 著有《大国诸城》,上溯国父中山先生《建国方略》。为国内第一本研究国家与城市竞争战略的专著。 或跃在渊,坚守待时。 luotianhao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珠三角的“三角竞争”(1)  

2010-11-26 12:03: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发于求是杂志旗下某刊物             

 

 

罗天昊   赵瀚之 

  

南海激荡,烟花漫天。

九月初,深圳隆重举行特区成立三十周年庆典。

 

事实上,深圳的经历,某种意义上,即是珠三角发展的缩影。自改革开放已降,珠三角即逐步成为全国经济发展的龙头,引领中国轰轰烈烈的经济发展之先声。

 

     历30年的发展,时至今日,珠三角经济区,早已成为中国最发达的区域,形成了广州和深圳两大中心城市,佛山、珠海、东莞、中山、惠州、江门、肇庆等七小虎亦群星璀璨。珠三角由此成为中国产业结构最齐备,最富有竞争力的区域。

 

     但是,在新的《珠三角改革发展规划纲要》出台之后,珠三角四顾之下,却颇为尴尬。珠三角边缘的三大边角之地,东角的河源,北角的韶关,西角的湛江,在过去的三十年中,却已经早被珠三角抛在千里之外,在珠三角这块热土的周围,出现了一片洼地。不得不说这是广东乃至全国发展战略的一大遗憾。

 

在后三十年,随着中国的国家发展大战略从非均衡战略过渡到均衡战略,战略中心将必可避免地从沿海转移到更广阔的内陆。珠三角乃至整个广东的未来发展,必然出现大的变局。目前,作为广东经济龙头的珠三角,由于传统的制造业因成本上升等压力,产业转移已经迫在眉睫,珠三角的战略纵深,已经不足以承载其快速发展,在此情况下,珠三角的边缘地带的发展,就成为珠三角维系未来竞争的潜力所在。在未来,珠三角东西两翼以北角的腾飞,已成必然之势。

 

珠三角边缘“三角地”的腾飞,不仅是大珠三角持续领先中国的必然选择,亦是将来实现泛珠三角发展的必经之路。

 

深圳庆典中漫天繁华的烟花,能否照亮珠三角边缘角地寂寞的夜空?

 

而在未来,河源,湛江,韶关在珠三角的“三角竞争”中,谁可抢得先机,更胜一筹?

 

                 区位特性下的未来定位

 

某种意义上说,区域的发展,与其天然的地理区位,有极为重要的关联,而在珠三角边缘的三角地中,其各自的未来定位,亦受制于各自在珠三角乃至广东内部的地理形胜。

 

地处珠三角边地北角的,赫然是粤北门户韶关。

 

在中国的行政体系中,地方往往是中央棋局中的一个子,其命运并非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而韶关在计划经济时代,改革初期和未来,其命运跌宕起伏,可谓典型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在计划经济时代,韶关之于广东,正如内地的“三线城市”,主要集中重工业,以为备战之用。而在改革初期,由于广东的外向型经济,韶关的“岭南咽喉”的作用,亦不明显。被遗忘在粤北丛山峻林之中,韶关正如武汉一样,海洋经济时代,将内陆交通要冲无情抛弃。

 

而韶关未来要面对的是,是以高铁为代表的新的交通时代,以及以大陆市场而非海外市场为重点的内需时代,而这种特点,将使韶关的定位,产生根本的颠覆。

 

粤北地处珠三角咽喉地位,古有“控扼五岭,韶为要冲,唇齿江湘,咽喉交广”之说,从汉朝时候起,韶关就成为军事、交通重镇和区域政治经济中心,是五岭以南地区与中国北方和长江中下游地区之间的主要陆路通道。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亦是岭南与中原之间的门户。

韶关作为广东第二大交通枢纽,以及广东“入关”的最重要通道,是连接大珠三角与广阔的中原内陆最为重要的门户。韶关有着除了珠三角外最发达的交通,是国家规划发展的一级铁路枢纽和公路运输枢纽城市,全省区域性中心城市,武广客运专线、京广铁路大动脉、京珠高速公路,106国道和北江航道纵贯南北,323国道和即将建成的韶赣高速公路横穿东西。

 

而随着武广高铁的开通,韶关的区位优势,发生了质的变化。武广高铁使韶关至广州的时间距离,缩小至40分钟,而至内陆重镇武汉,只要三个小时,彻底将广东与内陆连成一体。在未来,韶关可迅速融入广州一小时经济圈和粤湘楚3小时经济圈。

 

时势的变化,使韶关的未来定位,发生根本的改变。韶关将从广东的重工业基地,转型为一个集交通,商贸,工业等位一体的现代内陆中心城市。

 

而其承担的使命,亦将更为多元。

此前,广东作为典型的外贸型经济区域,其对外贸易主要针对海外,而随着中国改变经济结构,确立以内需为主的国策,未来广东与内地的联系,将成为主流,此时,韶关的陆上交通咽喉的地位,将会重现,韶关将成为广东相内陆辐射的枢纽。

 

此外,作为广东北大门,韶关亦是承接珠三角产业转移的重地,亦是广东产业向湖北,湖南,江西转移的路上通路。其“陆上产业走廊”的地位无可取代。

 

 

珠三角的边地东角,是被称为粤东门户的河源。

 

河源的过去与未来,可谓淋漓尽致地诠释了“祸兮福之所倚”的古语。河源位于广东省东北部、东江中上游。是客家人的主要聚居地之一。东江自北向南流经市区,新丰江从西向东绕城而过,两江在市区东面交汇,是珠三角诸城市用水的主要来源地。

 

在改革开放初期,河源由于是广东水源地,其工业发展一直受到制约,而这种制约,在使河源过往经济发展落后于珠三角的同时,亦逼迫河源“杀出一条血路”。

 

歪打正着之中,河源成为广东实现产业“双转移”的承接者,而更重要的是,河源反正长期在广东地区经济中排名最后一名,可以“一张白纸上描绘美好蓝图”,工业基础薄弱的河源,竟然直接将高新技术产业作为未来工业基础,其敢于下此赌注,很大原因就是因为没有历史负担。

 

同时,客观地说,珠三角内部各个区域,亦有很大的差异,总体来说,珠三角是“东强西弱”,直接受到香港辐射的深圳、东莞、惠州、广州等地,比西部的珠海、茂名、阳江等地更为发达。

 

而河源,则正好临近珠三角的“东线”。河源东接梅州珠三角的“三角竞争”(1) - 罗天昊 - 罗天昊 市、汕尾市,南邻惠州市,西连韶关市、河源市,北与江西省交界。处于珠三角的边缘的东角,是京九入粤第一市,河源至广州、香港,均不到200公里。成为内陆与沿海的连接地带,这种独特的区位,既有利于接受沿海地区的经济辐射,又有利于沟通国内外大市场。

 

得地利之便,河源更多承接来自深圳、东莞的产业,而深圳高科技产业在全国举足轻重,也间接使河源成为珠三角高新产业的承接地。

 

就区位优势上讲,河源稍逊于韶关。河源虽是粤东门户,但是,广东与内陆的联系,更多的是通过南北联系,至东边除非走海路,陆路均是弯路,故广东与内陆的联系,更多是往北而非往东。

 

没有历史负担,基础薄弱,离在珠三角的东线,离国内市场遥远,这些特点,使河源兵行险着,欲以高新技术为突破口,成为广东产业双转移的最大基地。

 

最近几年来,河源的发展迅猛,5年平均增长速度仅次于东莞与中山,排名全省第三,其竞争力的提升,即得益于有效承接珠三角产业转移。

 

河源的成败关键,在于中国国内市场的统一。在诸侯经济的体制下,各地均欲以高新产业破局,甚至是传统制造业基地的顺德,也宣称未来要转型新兴产业,河源未来能否竞争过这些传统产业基地,以及内地广大的同类定位城市,将决定其继续沉沦,还是一鸣惊人。

 

珠三角的边地西角,是海港城市湛江。

 

某种意义上说,湛江的出现,是广东的怪胎。

 

湛江地处雷州半岛,濒临南海,背靠大西南,居粤、琼、桂三省交汇,是中国首批对外开放的沿海港口城市之一。国家一类大市,全国综合实力50强城市。

 

湛江东临南海,西靠北部湾,南出太平洋,处于亚太经济圈中重要的地缘战略位置,具有成为北部湾经济圈龙头的巨大优势,有条件成为中国大陆桥与环太平洋桥的又一个枢纽,成为亚太经济圈中新的经济生长点增长极,与新加坡香港成鼎足之势。

 

湛江港处于亚太经济圈的重要地缘位置,是我国沿海与非洲中东欧洲东南亚大洋洲海上运距最短的港口,在运输成本上具有很大的优势。中东石油和澳州、巴西、印度等铁矿石,取道湛江最近。

湛江的独特性,不仅在它是广东省西部和北部湾地区的中心,更是大西南的出海主要通道,背靠大西南,是少数拥有广阔大陆腹地的港口城市。

 

而湛江的这些优点,又恰恰造成了其现实中的尴尬。作为广东西部中心,湛江从来似乎游离于广东之外,湛江港虽然是全国十大港口之一,在以外向型经济为主体的广东,珠三角地区的海上交易,主要通过深圳——香港线完成。其次才是粤东汕头和粤西湛江。而广东的与内陆广大腹地的经济交往,则主要通过广州——韶关线完成,湛江在广东,已经长期被边缘化。

 

而作为北部湾的中心城市,无论是广东的湛江,还是广西的北海,均无独立建制,一度传扬的湛江直辖,到现在仍然难以实现。更为重要的是,北部湾战略对于中国来说,更似是一个未来战略,在中国没有与东南亚国家形成重要的产业发展程度的落差时,中国与东盟之间的贸易,难以实现突破性的增长,而包括湛江等北部湾诸城市,只能是处于等待中的未来之城。

 

而湛江唯一能够自豪的,是其成为大西南的出海口。湛江通过黎湛铁路与湘桂线衔接同广阔的大西南紧密相连,湛江的战略腹地面积达10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2亿多,目前,西南地区四省市每年经湛江港进出口物资占全省市进出口货物总额的近50%,是大西南走向世界的主要门户。但是,大西南的经济发展,在国内尚处于落后状态,其经济总量,亦在全国占比很小。

 

“三不象”的尴尬,使湛江的定位,经常发生摇摆,而且至今,亦难以定论。湛江的工业体系,难以与广东协调合拍,而作为大港口,又是重化工业的优先选择的基地,这种错位,造成湛江工业体系的混乱,既缺少核心本土工业,但是,来自中央的大企业,却很多落户湛江,造成了“客卿经济”现象。

 

湛江的未来战略定位为“工业立市,港口兴市,生态建市”。而要实现这种定位,中国整体崛起带来的与北部湾区各国的落差,大西南的崛起,湛江本土工业体系的建立等,均是重要的先决条件。

 

某种意义上说,湛江很像是一个游离于广东体系之外的一个城市。孤悬西侧,远离广东的中心。故在广东的产业转移中,除重化工业,钢铁外,湛江并非珠三角产业转移的重点。而作为北部湾的中心城市,以及大西南的出海口,湛江的未来,更多与大西南和北部湾的兴衰连为一体。可以预见,在未来北部湾经济兴起,越南等东盟国家兴起之际,才是湛江崛起为全国性中心城市的开端。

 

 

 

  评论这张
 
阅读(94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