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天昊

罗天昊

 
 
 

日志

 
 
关于我

独立学者

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研究员。原长江商学院高级研究员。 主要研究国家战略及城市竞争战略。关注社会改革,寻求人间大道。 著有《大国诸城》,上溯国父中山先生《建国方略》。为国内第一本研究国家与城市竞争战略的专著。 或跃在渊,坚守待时。 luotianhao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浙江 “狼群经济”的困境  

2010-11-12 08:3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江产业转型系列之一

 

罗天昊

 

浙江企业以小起步,最后却聚小成大,造就了经济强省,在浙江经济崛起过程中,块状经济或者说产业集群的贡献功不可没。

 

与广东最原始的依靠外商投资发蒙不同,浙江的块状经济发轫于温州等本土型企业,当年,在农村实行联产承包制后,一些农民在人多地少的压力下转办家庭工业,利用制度创新、市场创新与技术突破获得成功,引发同镇农民的效仿,从而逐步形成了一些专业品镇。如温州苍南县金乡镇的标牌集群、号称“东方纽扣之都”的永嘉县桥头镇的纽扣集群、苍南县宜山镇的再生晴纶集群、乐清市柳市镇的低压电器集群等。

 

温州产业集群的成功发展,浙江省其它地方纷纷效仿,浙江90%以上的县、市、区都培育和发展了块状经济,形成了“一镇一品,一县一业”的格局,涌现出了一大批产业集群。如杭州的软件、温州的皮鞋,乐清的低压电器、宁波的服装、湖州的童装、义乌的小商品、绍兴的轻纺、嵊州的领带、永康的小五金、桐庐的制笔、诸暨的袜业、海宁的皮革等。块状经济将千千万万的中小企业网罗其中,产业巨大的规模效应,成就了浙江经济的繁荣,亦使浙江制造扬名天下。

 

目前,浙江年销售1亿以上的块状经济有600多个;年销售10亿以上的块状经济已经有300多个。浙江产业集群的结构,大致与广东类似。以制造业为主的块状经济已占全省工业总产值的50%以上。在块状经济主要产品中,全国市场占有率超过30%的有78个,主要有纺织、服装、电气、通用设备、交通设备、金属制品、电子、皮革、工艺品等。

 

作为世界世界经济强国,美国的强大,某种程度上,乃是众多强大的产业集群所造就。如美国加州的硅谷、底特律的汽车业群等,均执美国乃至整个全球之牛耳。

 

浙江产业集群的发展,寄托着未来的厚望。但是,与美国的硅谷等产业集群相比较,浙江的产业集群总体上处于低端成长阶段,甚至在国内而言,相对同时起步的广东、山东、环渤海区城市,浙江产业集群亦存在很大不足。

 

浙江的块状经济,目前主要存在三个不足。

 

第一大弱点,缺少主流支柱性性产业,难以形成在国内乃至全球的强势地位。

 

虽然在总体的产业集群结构上,浙江与广东比较类似,都有300多个10亿元以上产业集群,但是,在最大的产业集群比拼方面,广东却胜过浙江。

 

最典型的是家电行业。广东的顺德、中山,惠州、深圳等地,都各自拥有家电产业集群,涌现了美的,格力,TCL,志高、格兰仕,创维、万和等知名企业。广东的家电产业,占全国的30%以上,总产值近4000亿。

在顺德,其家电产几乎占据广东家电产业的半壁江山,全国的15%以上,一个区的产值,即达1500亿以上。而在中山,则是中国小家电最为集中的区域。

 

对比之下,浙江在大型产业集群方面,与广东差距甚远。浙江最著名的两大产业集群服装产业集群和皮鞋产业集群,其总产值分别为2000多亿和1000多亿,其产业集中度不如广东家电产业。浙江的家电产业,尚不到1000亿。甚至浙江温州和广东中山曾经同时形成灯饰产业集群,但是,后来温州灯饰产业逐渐衰落,而中山古镇则集中了上千家灯饰企业,成为“中国灯都”。

 

在广东,由产业集群形成的九大支柱产业占全省工业比重的73%,仅家电产业,其产值即达到广东总产值的10%,其它如中山古镇灯饰,顺德乐从和龙江家具,顺德和中山家电,阳江五金刀具等,均居全国绝对领先地位,没有之一。

 

据国家统计局调查,在全国532种主要工业产品中,浙江产量居前10位的有336种,占63%,但是,就行业而言,却绝对部分为日常生活的小商品。这些行业,本来就有分散的特点。

 

根据浙江省方面的目标,要到2012年建成10个左右销售收入超1000亿元、20个左右300亿元至1000亿元、60个左右100亿元至300亿元的产业集群。对照现状,任重道远。

 

第二大弱点,浙江为什么没有千亿巨头?

 

不算北京、上海、天津等地上万亿级的国有垄断巨头,仅以竞争性行业而言,在其它的经济区,均已经出现了千亿级的制造企业。如北京的联想,江苏的沙钢,山东的海尔,广东的华为,美的等,均已超过或者基本接近1000亿。而千亿企业,就是中国竞争性行业目前的顶级企业,在全球亦可居前十。如,联想已经成为全球第四个电脑制造商,华为则跃升为全球第三个电信设备制造商,海尔,美的均进入全球前十。

 

从行业龙头的比拼,浙江龙头产业的龙头企业,亦并不大。在服装行业,雅戈尔的规模,不过200亿,在制鞋行业,最大的奥康,规模不足100亿,杭州家电龙头方太,规模亦不足百亿。浙江最大的竞争性企业哇哈哈和万向,去年规模不过500亿。虽然在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浙江企业占据182席,但是,在最顶尖的企业领域,浙江企业却乏善可陈,更多居于中游。

 

某种意义上说,浙江的块状经济,更似一种“狼群经济”,虽然有群狼共舞,但是却缺少狮子,群狼之间既要面临外部的竞争,也要面临彼此的征战厮杀。在未来,浙江需要加强各个产业内部的集中度,打造行业巨头群落。

 

第三大弱点,产业趋同情况严重。

 

早年推动产业集群发展的主要是镇政府,由于行政分割、各自为政、重复建设,使产业集群零散化。

 

同时,在浙江产业群内部,往往出现产业链上下游的脱节,致使产业上下游发展不平衡。大家都想争上游,下游无人问津。最后造成缺位。而在广东的家电行业,其上下游产业链非常合理,仅以美的为例,在顺德,美的的外协厂家,产值数十亿的企业比比皆是,不仅产业链上游产生巨头,产业链的下游,亦很强大。甚至作为美的代工企业的盈峰集团,一度亦成为家电巨头。美的与上游供应商和下游经销商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是“同心、同步、同超越”的。建立长期的战略合作关系。

 

而浙江的很多产业集群,往往集中在产业链的一端,互相竞争,互相模仿,造成巨大内耗,亦使企业规模难以增长,导致杂草丛生,不见大树。不仅没有建立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协同,亦难以造就大企业与小企业的协同。

 

而在未来,浙江从狼群经济到狮群经济的飞跃,有四大路径。

 

其一是普遍的产业升级。

 

目前,浙江的很多产业,都集中在低端,而这种产业,既分散,亦起步太小,难以造就大的产业群。

而这种升级,一是靠技术升级,增强创新能力,提高技术含量,实现产业升级换代。

此外,还可以进行产业链的延伸,最典型的是金华汽车产业,以前只做配件,现在进军产业上端,整个产业链就更丰富,整车企业的规模,天然比配件企业大,如此,则整个产业集群,可以获得飞跃性发展。

 

在 “领带之乡”嵊州,以前的“一根领带打天下”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家纺、丝巾、服装等相关产品风起云涌,使产业链更为丰富。而以前致力于专业生产服装的雅戈尔、杉杉等服装巨头,则开始把产业链延伸到纺织制造领域。

 

   其二是,浙江需要兼并战争的“暴力美学”

 

浙江的龙头企业,多是自发性增长,很少通过并购来增速,相对而言,广东企业,环渤海企业,则出现很多通过并购,甚至以蛇吞象来获得飞跃发展的。TCL并购汤姆逊,科龙并购了容声,美菱,后来,海信又并购科龙,美的更是连年兼并,先后并购了华凌,荣事达,小天鹅。这些行业巨头,都在完成了行业的逐步积累之后,在行业成熟期,完成了同样并购。在顺德方寸之地,21世纪初期的十年,家电产业集群内发生了众多血腥的兼并战争,方才造就了系列家电巨头。

 

  同业并购虽然残酷和血腥,但是,亦是很多浙江产业集群强大的必由之路。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竞争的加剧,必然导致兼并的产生,很多全球性巨头,亦是通过并购实现飞跃性发展。在产业集群内部,实现小变为大,大变为强,强变为巨头。浙江需要兼并战争的“暴力美学”。

 

浙江呼唤千亿巨头的横空出世,呼唤狮群时代的到来。

 

其三是产业的协同

 

在未来,浙江的几大产业集群之间,潜伏很多相互的竞争对手。台州在汽车产业领域已经先行一步,吉利,吉奥是浙江整车行业的骄傲,而令人意外的是,从前关注汽车配件的金华,亦露出水面,开始进军整车行业,未来,台州和金华的汽车大战,能否避免?如果金华与台州的关系处理不好,则两大区域性产业集群,都将难以持续发展。

 

同时,浙江的汽车产业,与同为长三角的上海的汽车产业,亦存在未来竞争。

而在中国这种诸侯经济特性的经济体中,如何做到各个产业群之间的协同发展,将是对浙江的一个巨大的挑战。虽然长三角已经确立了“一核九带”的战略布局,但是,同城竞争,同业竞争,依然难以避免。

 

而浙江方面提议的网状经济,其要义,即明确了不同地区、不同城市在产业链中分工协作、协调协同的方向性安排。但是其实施,需要各个地方主体共同参与,这种协调难度较大。

 

其四  浙江企业治理需要大格局

 

就企业性质而言,浙江企业多以民营企业为主,民营经济的崛起,是浙江经济活力的源泉,亦是浙江最可为人称道的之处。

 

不过,浙江的民营企业,在企业治理领域,则存在很大的改善空间,目前的浙商大多属于家族性产业,家族产权的社会化开放度不够,相对的封闭,使企业后续经营能力不足,制约了企业的壮大。

 

几年前,在一个论坛上,方太掌门人茅理翔对施振荣交棒给李焜耀等外人,颇不赞同,甚至暗含讥讽之意。而这种现象,在浙商身上,普遍存在。

 

浙江的企业治理模式,更似日本企业,基本奉行家族治理模式,由创始家族绝对控股,而欧美的企业,则已经去家族化,美国的一些社会化程度比较高的企业,创业股东的股份,一般都很少有超过10%的了,只是相对控股,而在浙江,很多企业的创始股东,则近乎完全控股。

 

在中国企业最近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在企业治理领域实现巨大突破的企业,而这些企业也无一列外获得了飞跃式发展,其中关联,大有奥妙。

 

在完成民营化之后,联想早在2001年,就采取分槽喂马的方式,一分为二,郭为与杨元庆各掌一方,庞大的联想系亦开始崛起,今天,联想已经成为中国竞争行业数一数二的企业巨头。在惠州的TCL,李东生所早期的“分封制”,则使其手下大将如云,其家电和手机先后在行业内占据举重轻重的地位。在顺德,何享健并没有将权杖交给自己的儿子何剑锋,而是给了“外人”方洪波,而正是有了这种扩大治权,给予更多人舞台的举措,才使这些企业能够生生不息,后继有人。浙江很多企业做不到,很多时候就是因为在企业治权领域,选择范围太狭窄,矮子里面拔将军,自然高大不起来。

 

企业的壮大,不仅需要让更多人参与企业财富的风向,更需要让更多的人参与企业治权的分享,吊诡的是,在创维老板黄宏生深陷大牢的几年,困境重重的创维,反逆势增长,突出重围,出狱后,曾经闹出陆黄之争,一向强势的“黄老板”就此顿悟,再也不过问企业经营事务了,这种现象,值得浙商的普遍反思。

 

浙江企业未来要引领中国,甚至崛起为全球性巨大,必须在企业治理领域,服膺全球主流企业巨头的价值观和制度安排,不仅实现财富的广泛共享,亦要实现企业治理权的广泛共享,而后者比前者难度更大。同为长三角经济区,位处江苏的苏宁,已经基本实现了财富与治权的共享,浙江企业,尚需漫漫长路。

 

本次在台州采风时,杰克控制董事长阮祥福称自己的儿子不愿意接班,最后,他将企业治权交给了职业经理人,而这种变化,未尝不是浙江未来企业治理的新方向?

 

  评论这张
 
阅读(140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